首页 心情说说 电子资讯 范文论文 游戏资讯 家电资讯 小说 影视头条 站长资讯 读书心得 创业交流 医疗资讯 人工智能
天医倾城任青侠容若阅读
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小说 正文 来源: 马鞍山生活网 发布时间:2020-06-29 10:51:04

《》小说主角是任青侠容若,这里提供天医倾城任青侠容若小说,天医倾城主要说的是。她一直睡得不太好,常常警醒,除非是疲倦之极,方可熟睡,但往往不过两三个时辰便醒转。

《天医倾城》精选:

任青侠最讨厌的就是做梦。

她一直睡得不太好,常常警醒,除非是疲倦之极,方可熟睡,但往往不过两三个时辰便醒转。

她在这天外村的居处,是村头一栋独立的青石屋子,也不华丽,卧室不过一桌一椅,设一木榻,铺盖也是普通的棉被,卧室外还有一个隔间,是霞姑睡卧之处。

任青侠回到住处已是凌晨,霞姑早早备好了热汤水,服侍她洗脸浴足,见任青侠眼圈发青,犹豫片刻,低声问道:“做了点银耳莲子羹,青主吃么?”

任青侠疲倦地笑一笑,低声道:“明天再吃罢,我困得很。”

霞姑一双秋波望着她倦极了的脸,毫不掩饰自己的关心:“你这样下去,身子会折腾坏的。”

任青侠微微一笑,霞姑对她的关心,她一向不大拒绝:“好吧,我听你的话,把莲子羹端过来,我吃了就是。”

霞姑马上欢喜起来,取过袜子给任青侠穿上,便急急忙忙过去厨房,待她回来时,却是一愣。

任青侠已经倒在床上睡着了。

她的眉头微微锁着,即使是睡着了,仍然掩不住一丝忧愁。齐肩的黑发披散下来,越发衬出雪白的脸庞,浓黑的剑眉下面,那双往时醒着总是清明睿智的眸子此时闭上了,睫毛轻轻地颤动着,挺直的鼻梁下面,嘴唇棱角分明。

即使是睡着的,仍掩不住那股逼人的英气。

霞姑怔怔地凝视了任青侠片刻,才惊醒过来。

她轻轻地拉过被子,给任青侠盖上,那碗冒着热气的红白相间的莲子羹,看来今天暂时不能吃了。

任青侠在睡梦中忽然轻轻叹息了一声,霞姑听到她模模糊糊地说了句:“速效救心丸,还有一味主药……”

霞姑的眼睛湿润了。

院子外的树林在山风的拂动中发出沙沙的低吟,如慈爱的母亲在抚慰惊醒哭啼的婴儿,霞姑捻小了油灯,悄悄地走出屋子,掩上门,自己却站在门旁。

这样静谧的夜,空气中弥漫着宜人的花香,霞姑藉着灯光,拈起地面上一朵吹落的花儿,紫白相间的喇叭形花儿似乎在低低地说着什么,霞姑慢慢地揉碎了花瓣,便倚在门旁沉思起来。

她手中微弱的油灯光映照得她那张俏丽的脸庞异常端雅,本来是微黑的肤色,但在微黄的灯光下,这唯一的缺点被掩盖了,只越发显出这韶龄女子乌黑的眉和长长的睫毛来,粗麻的衣裳掩不住动人的身姿,远远望去,这倚在门旁的女子就如一尊美丽的雕像,在风声中,长久地陷入沉思。

也不知就这样站了多久,霞姑忽然双眉一扬,身子立即站直了,冷冷地道:“什么人?出来!”

她肃容的神态和任青侠颇有几分相似,或许是因为和任青侠相处时间太长的缘故。但这时警觉而微恼的神态,却是因为这样的深夜有人来访。

她听得出那人的呼吸之声,是青主手下一个极信任的心腹。

果不其然,数十米远的篱笆墙后面传出一声轻轻的咳嗽,有个青色的高大人影慢慢地走了出来,浓眉大眼,脸色凝重。霞姑的眉毛皱了一皱,显得极不高兴,她手里还端着那盏油灯,身子却轻飘飘地纵了出去,也不见得如何行动,转眼已到了那人跟前。

“楚风,青主方歇息下来,你又过来做什么?”

楚风的脸色似乎有些焦急,但听说任青侠已歇息下,还是怔了一怔方道:“楚风实在是有要紧事要见庆主,还请霞姑通融。”

霞姑好看的眉毛竖了起来,怒道:“有什么要紧的事情,天都快亮了,就不能等天亮再说吗?”

她的声音有点过尖,平时压低了说话还不觉得怎么,这时因为气恼而不知不觉拔高了,显得干干的,过于尖利刺耳了,与她秀美的容貌颇不相符。

楚风低下头,忍住心中的气恼,低声道:“实是有极要紧的事情。”

真不知青主为何单单对这女子青眼有加?虽然身手不错,轻功更是公认的精妙,但论容貌,不过是中人之姿,这时说话的模样,实在是可恶……女人家,懂得什么?

楚风在心中闪过种种念头时,霞姑已沉下脸来,语气毫无通融余地:“青主劳累了一天,有什么事情,等天亮后再说。”

楚风显然被她的态度激怒了,弯下的腰一下子挺直起来,他比霞姑高一个头,这时怒视着她,不客气地道:“确实有重要事情禀告,还请姑娘让楚风过去!”

他高大的身形微微一晃,试图从霞姑身侧冲过去,但是霞姑反应极快,只见她不过身子一动,手中油灯也不见得如何晃动,便俏生生地站在了楚风面前,堵住了他。楚风连冲了几次,都不曾冲出她的围堵,不觉气恼,右手抬起,便要发出掌风。

一个清越的声音忽然断喝一声:“楚风,霞姑,你们要干什么?”

一听到这声音,正在厮缠的二人便急急停手,分了开来,灯光中只见任青侠披了件月白色的长衫,满面怒色地站在不远处。

楚风和霞姑齐齐拜下来:“参见青主!”

任青侠冷哼一声,她方熟睡,梦中忽然听见似乎有人说话,只道是还在睡梦之中,但朦胧之中,似乎听到异响,她便立即醒转,这时又倦又气,站在风中,狠狠地瞪着二人。

“自己人,好好的为什么打起来!”她只说了这么一句,见二人都低下头来,显然知错,便哼一声,不再多说,朝楚风道:“你深夜过来,必然有要紧事,先进屋说话!”

楚风应一声,跟在任青侠身后进屋,霞姑愣了一下,停在原地,任青侠回过头来没好气地道:“真是越大越不懂事了,还不掌灯,赶紧上茶?”

霞姑仿佛才明白过来一样,赶紧应了一声跟进去。

任青侠住的院子,会客室与厨房相隔颇远,霞姑为二人点亮油灯之后赶紧去厨房烧火,待热茶烹好,端进去时,却见楚风垂手站在门口,身上背负着一个包裹,不觉一愣。

楚风见她端茶,便打起帘子来,霞姑狠狠瞪他一眼,不发一言进到门里,只见任青侠装束整齐,先是一惊,接着便露出失望的神情来。

任青侠似乎明白她心中所想,微微一笑道:“对不住啦,霞姑,又辜负了你的心意。这次事情紧急,实在是要赶紧走。以后有时间了,我一定好好尝尝你的手艺。”她忽然想起了,“对啦,你给我做的银耳莲子羹呢?我刚好饿了,端过来给我吃了吧。”

霞姑只觉心中又是失望又是难过,嗓子似乎被什么堵住了,噎了一会方道:“银耳羹冷啦,我给你热热去,外面风大,你们先喝点热姜茶,我马上就弄好。”她放下姜茶,急匆匆地奔了出去。

她向来灵巧的身手这时似乎变得不够用了,一时间居然手忙脚乱起来,找出小银吊子,放到炉灶上,又转过身去抽柴火,乱了一会儿,幸好那银耳羹本就不多,很快便冒出热气来,霞姑试了试温度,虽然还有些不满意,但生怕任青侠等不及就走了,便急匆匆捧着奔了出来。

她刚好赶得及时,任青侠和楚风已经走到门外,霞姑一阵风地冲了过来,任青侠见她惊惶,便抚慰地朝她笑一笑,似乎在说:“别急,别急。”

霞姑站定了,一颗心还在怦怦乱跳,迎上任青侠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时,脸上忍不住红了一红,低下头来,想想似乎有些害羞,但还是勇敢地抬起了头,望着任青侠,急急说:“青主,你尝尝,很好吃的。”

任青侠拿起勺子,大口大口地吃了下去,动作之快,就连楚风都怀疑她是不是直接吞进去的,但那银耳羹确实滋味绝佳,银耳洁白肥厚,红枣甜香,莲子圆润,一旁的楚风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。

任青侠狼吞虎咽地将银耳羹吃完,对霞姑道:“这里的事情我都安排好了,你闲着无事,便帮我将医务室里的各种资料分类整理好,若有国医堂弟子借阅,便登记好借阅者姓名。可记住了!”

霞姑用力地点点头,任青侠笑了一笑。这时天边已经露出了一线曙光,微弱的光线中任青侠洁白整齐的牙齿十分好看。

“楚风,我们走!”她说了一句,便和楚风消失在正前方的树林之中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华丽丽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个,因为大大是在医院上班的,年底检查很多,近段时间可能更新较慢,但是尽量保持每天一更,还请亲们多多支持。本文中有许多描写医院的生活细节,有时候在外行人看来或者有些难以接受或者过于血腥,胆子小的女生若是害怕,最好还是有人陪着看,吓得做噩梦的话可划不来哦。


集运系统 www.kjwlxt.com

精华推荐
大家爱看
高清图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