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心情说说 电子资讯 范文论文 游戏资讯 家电资讯 小说 影视头条 站长资讯 读书心得 创业交流 医疗资讯 人工智能
契约成婚薄情总裁的小甜妻目录
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小说 正文 来源: 德邦生活网 发布时间:2020-08-13 05:54:56

颜顾贤花月安的小说《》正在这里火热连载,为您精心提供江小森小说免费,契约成婚薄情总裁的小甜妻小说讲述了花月安无力的坐在地上,终于坚持不住,沉沉睡了过去。

《契约成婚薄情总裁的小甜妻》精选:

“你神经病啊!”一从南宫出来,花月安就冲着颜顾贤大吼,“我真是受不了你了!你究竟想怎么样?想怎么样?我去死,好不好?我死了,你就不用这么处心积虑的伤害我了,是不是?”

颜顾贤黑着脸,像一个追命的杀手,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杀气。

花月安吼完,蹲在地上大哭起来。

“叶少爷,求求你,放了我,好不好?”她仰头,泪水沾湿了长长的睫毛,嫩白的脸上带着不施粉黛的苍白,“我生的很悲催,活的很悲催,叶少爷,我真的已经很辛苦了,您这么伟大,高高的俯瞰一切,就不能放过您脚下的蝼蚁么?你不知道就算是蝼蚁也有喜怒哀乐的吗?”

颜顾贤眸子沉沉暗了下去,有那么一丝的怜悯划过,但很快便换了冰川一样的冷漠。他将花月安从地上拎起来,扔进车里,自己也钻了进来,招呼司机开车。

花月安还想说什么,却被颜顾贤生硬的“闭嘴”给打住了。

“你不要脸,我还要脸,你再嚷,休怪我不客气!我,颜顾贤,字典里没有‘怜香惜玉\\’这个词!何况,你也不是什么香玉!别这么卑下,让人看不起!”

冰冷的说完,颜顾贤便皱着眉,闭上了眼睛。

花月安双手托腮,任晶莹的泪珠滚滚滑下。是啊,她刚才竟然求这个魔鬼了,还摆出那么可怜、卑下的样子!想及此,她就恨不得划自己两刀!

都说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爱的极致,便是结婚。

可她花月安清楚,眼前这个魔鬼一样的男人,绝对不会给她所谓的爱情!

她也搞不清楚眼前这个人究竟想做什么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他绝对不会让她好过!

颜顾贤带着花月安定制了一大批,是的,在花月安看来就是一大批高级服装。那些平日里她想都不敢想的品牌,一下子如同雪花一样的飘到眼前,让她觉得生活一下子就被这些奢侈的东西给搞的黑暗了。

古若尘曾经说过:男人疼女人的方式是舍得为她花钱,但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贪财。

其实,还有后半句,她不愿意回忆起来。

后半句是这样的:我,古若尘,愿意为喜欢的姑娘去死,因为我喜欢的姑娘,她不爱钱!

她花月安就是个不贪财的姑娘,可是没有人愿意那般的心疼她。

以前为了一块钱,她跟个小男孩打的头破血流,混得贪财的美名。

长大了,她才清楚,她不是贪财,而是想要生存。

当温饱得以解决,财,对她来讲就不是好东西了。

比如现在,她觉得压力很大,但还不敢反对,她没有发言权。

颜顾贤并不在乎设计师给花月安设计了什么样的衣服,他只负责大把大把的花钱而已。

有些人,以花钱为乐。

因为,他实在是无聊的没事可干。

回颜家别墅的路上,颜顾贤冰冷的看了花月安一眼:“很开心?”

花月安垂着眸,不点头也不摇头。

“不识抬举!”颜顾贤面色沉了沉,“不要假清高了,装纯给谁看?你当初不惜在我酒里下药也要接近我,不就是为了这个?”

花月安很苦很苦的笑了。

但她什么都没说,有些人已经可悲到只有钱了,就让他可悲去吧,她没有义务去救赎。

“你告诉我为什么啊?”颜顾贤怒了,冲上前掐住她的脖子,“古若尘给你的,我可以给,他给不了你的,我也可以给,为什么你非要这么贱的满脑子都是古若尘!”

“他什么都没给过我!”花月安嘲讽的笑着,一字一顿,字字如刀,割破的是她自己的心,“但他把我当人看!而你当我是畜生!”

“闭嘴!”颜顾贤怒,松开手,重重推了花月安一把。

花月安没站稳,一下被推出去很远,重重撞在书架上,架子上的古董花瓶一个不稳,摇摇晃晃摔了下来。

她只觉得头上一重,眼前一黑,便有温热的液体从头上滑下,氤氲了视线……

颜顾贤也没有想到这一推竟然有这么大威力,慌忙奔上前,拦腰扶住她,说出的话却是这样的:“你怎么这么不小心!”

“对不起,我会赔你的!”花月安忍着剧痛,捂住伤口,努力想推开颜顾贤。可他们之间的力量实在悬殊,她用尽全身力气,累的眼冒金星,对方纹丝不动。

“我说过,我会赔你的!我不会赖账!请你走开,好不好?”花月安吼。

“好!”颜顾贤松开手,眸子沾染了深不见底的忧郁,“你的账本上又多了八百万的欠账,你自己看着办!”

“八百万?这么贵?一个破花瓶?”花月安已然顾不得头上的伤,她把自己卖了估计也不值八百万。

“是,元朝景德镇官窑青花瓷有价无市,保守估计八百万。”

“好!”她咬咬牙,“我会赔的。”

说完,站起身,颤颤巍巍的去拿包。心里还忍不住骂,妈的,这么值钱的东西不好好放好,放在这里,不会诚心算计她的吧?

她现在已经无比的佩服加崇拜陌陌了,竟然料到她会这么的惨不忍睹,提前给她准备好了药,跌打损伤的药!

她打开包,拿出白色的药瓶。这药的奇效,她已经见识过了,丝毫不怀疑。

涂好了药,突然发现,没有纱布。

身后,颜顾贤正心事重重的盯着她,盯的她脊背发凉。

算了,还是不要给这人借了。

她拿出纸巾,折叠了一下,按在脑袋上,长长舒口气,还好,那个花瓶不大,没有将她砸死。

“自尊比性命重要?”他突然不合时宜的说了这么句话。

花月安答:“尊严不重要,不值钱。”

颜顾贤想说什么,却什么都没说出来,黑着脸上了楼梯,重重甩上了门。

花月安无力的坐在地上,终于坚持不住,沉沉睡了过去。

……

模模糊糊中感到一个宽大的怀抱将她拦腰抱起,她仿佛看到了湛蓝湛蓝的天空,一个明媚的笑脸毫无禁忌,跳跃着绝美的阳光。

她缩了缩身子,往里靠了靠,唇角绽出个美丽的笑:“小蓝……”

精华推荐
大家爱看
高清图集